首页 男生 玄幻 我在诸天寻宝

第十二章 功夫足球俱乐部

我在诸天寻宝 蜀三郎 10736 2022-09-22 23:00

  

  不久后,许长安在一众神色各异的眼神中,搂着昆嫂的纤腰走出了酒吧。

“快,快去告诉昆哥!”

“快,去看看那小子带昆嫂去了哪里。”

几个小弟分头行动。

“的士!”

一出门,许长安便拦下了一辆出租,带着昆嫂上了车。

昆嫂冲着许长安笑了笑:“如果你有法子找他们找不到你,那么今晚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“放心,他们肯定找不到。”

许长安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。

许长安神清气爽,叼着一根女士香烟,走出了一家私人小旅馆。

过了一会,昆嫂一脸幽怨地走了出来,抬眼看着许长安远去的背影。

“没良心的男人,竟然带老娘来这种小地方。”

埋怨完,下意识摊开手心,看着手中一颗圆熘熘,约小指拇大小的药丸。

许长安告诉她说,这叫驻颜丹,是一个高人炼的,服下之后有驻颜之奇效,算是给她的过夜费。

老娘信你个鬼!

昆嫂一抬手……

终究还是没扔出去,抬手闻了闻,有一股子清香的药香。

犹豫了一会,终于一咬牙,塞到口中吞了下去。

一入口,满口生津。

难道真的有效?

昆嫂眨了眨眼,弯腰揉了揉膝盖,随之抬手拦了一辆车离开。

另一边。

阿星一大早便匆匆忙忙,跑去游说各位师兄弟。

说起来也是悲催,他这些个师兄弟,那是一个比一个混的惨。

大师兄,铁头功,在酒吧打杂。

二师兄,旋风地堂腿,在一个餐厅洗碗洗菜混日子。

三师兄,金钟罩,成天骑着个破旧的自行车,非说自己一秒钟几十万上下。

四师兄,鬼影擒拿手,无所事事,成天睡大觉。

六师弟,轻功水上飘,在超市当搬运功。

可以说,除了阿星之外,其他的几个师兄弟都已经失去了斗志,本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混日子。

阿星找上门去一通游说。

换作以前,怕是没那么容易将各位师兄弟说通。

不过现在,他可是有了足够的底气,于是,一众师兄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答应下午到天台见一见许长安。

到了下午,大师兄等人陆陆续续赶到。

阿达也终于换了一身新的教练服,春风满面来到了天台上。

不过,一看到阿星的几个师兄弟,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了。

特别是六师弟肥仔聪,怕是有二百多斤吧?而且手里还拿着一包薯片吃的满嘴沾满碎屑。

许长安倒没事,因为他知道大师兄等人只是被生活磨去梭角,只要采取一点方法刺激,他们体内的力量一定会苏醒的。

“达叔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大师兄、二师兄、三师兄、四师兄、六师弟。”

阿达叹了一声,忍不住问:“他们真的能踢球?”

一听此话,四师兄不满了:“喂,老头,说什么呢?你在怀疑我们的实力?”

三师兄哼了一声:“就是,你不也是个瘸子?”

“瘸子怎么了?我是教练,我可以教你们怎么踢球。”

“你都瘸了,怎么教人?”

“行了行了……”眼见双方要吵起来,许长安上前劝和:“都不要争了,咱们现在是一个团队。

既然是一个团队,就一定要团结。

正所谓一根快子,轻轻被折断

十双快子牢牢抱成团

一个巴掌,拍也拍不响

万人鼓掌,声呀声震天……”

“哈哈,这歌我会唱……”

许长安摆了摆手:“现在不是唱歌的时候,是这样,既然要组建球队,那咱们首先需要一个训练场地。

还有,虽然是业余球队,但是,我想的是要创建成一个功夫足球俱乐部……”

“功夫足球俱乐部?”阿达眼睛一亮。

这名字听起来就很专业,很上档次。

“没错,我知道,你们之前一个个都混得很惨,比乞丐好不了多少……”

三师兄一下不高兴了,大声嚷嚷道:“喂,你说什么?我们混得很惨?告诉你,我一秒钟几十万上下。”

吞噬

二师兄理了一下头顶稀疏的头发,哼了一声:“你这是在轻视我们,羞辱我们……”

许长安懒的多话,手一翻,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黄灿灿的玩意儿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金条?”

三师兄狂咽口水。

“没错,这是五十克一根的金条,本来是准备作为见面礼送给大家的。

现在看来,你们一秒种赚几十万上下,恐怕也不稀罕。”

“谁说的?”大师兄一脸狰狞。

肥仔聪一指三师兄:“三师兄说的。”

“揍他!”

“不要啊……”

三师兄抱头惨叫。

“不要打了,你吹牛比的,我吹牛比的……”

“让你吹牛比,让你吹牛比……”

“你不是金钟罩吗?挨几脚算什么?”

虽然挨了众师兄弟一顿打,打的鼻青脸肿的,但是三师兄依然很开心。

还用牙咬了咬到手的金条……

“哈哈,是真的,是真的。”

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!不就一根金条么?”

大师兄一脸鄙视地瞪了三师弟一眼,随之也跟着塞到嘴里咬了一口。

黄金为什么要咬呢?

这是一种土方法,因为黄金质地较软,用牙咬会咬出牙印子。

“好了……”眼见着一众人欢天喜地的样子,许长安一脸欣慰:“下面,咱们继续说球队的事。”

这下子,没人敢打岔了。

因为他们终于见识到了许长安财大气粗的一面。

球队还没有组建起来,便一人先送了一根金条,难不成内地人一个个都这么有钱了?

这时候,港岛回归不久,不少港人对内地还不太了解。

“目前,你们只有六个人,咱们先找场地练着,回头想法子再找几个。

还有,在训练与比赛期间,大家要住在一起……”

“啊?那岂不是还得租房?房租很贵的。”

“房租大家不必担心,大家的食宿与训练服装,我都会搞定。”

“太好了,老板真大方!”

一众人开心不已。

“当然,你们或许想不通,我为何要花钱赞助你们成立球队。

虽然你们比业余还要业余,但是你们有一个最大的优势,那就是功夫。

我看好功夫足球的前景,以后,咱们可以去参加一些大型的比赛……”

听到这里,阿达突然道:“三个月后有一个全港业余联赛,第一名将会奖金一百万奖金。”

“一百万?”

“这么多啊?”

阿星等人不由纷纷惊叹。

“对,达叔刚才说的,也就是我想说的。你们或许还在暗中认为我钱多人傻……”

“没有没有,绝对没有!绝对没有!”

一众人哪肯承认?

许长安笑了笑:“无所谓,你们可以当我做的是风险投资,也可以当作是长线投资。

只要你们成长起来,参与各种赛事,那就会获得不少的奖金。

到时候,奖金我会分走一半,大家没有意见吧?”

“没有没有,当然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,回头我会跟大家签约……”

有钱,一切都好说。

再加上阿星、阿达等人也巴不得赶紧将球队搞起来,所以仅用了三天,球场、宿舍便已经落实到位。

虽然球场并非专业的球场,乃是一个社区后边的空地改建的,草皮都稀稀疏疏的,比二师兄的秃顶还要秃。

但是,这并不影响大家的热情。

宿舍则是位于球场附近的一个公寓,许长安暂时租了四套,他自己住一套,阿达等人合住三套。

吃饭有人送,一切都没什么后顾之忧,可以让一行人专专心心训练。

当天下午,阿星一行人兴高彩烈搬进了公寓。

许长安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走出房门,正想去找阿达聊聊明日训练的事。

结果,刚出房间却见电梯里走出来一道曼妙的人影。

“是你?”

“是你?”

二人齐齐惊呼了一声。

原来,那女子竟是一个熟人:李晓卉。

“李小姐,你住在这里?”

“对啊,我就住在1908,你不会也住在这里吧?”

“哈哈,所以说什么叫缘分?我就在你隔壁,我今天刚搬过来,租了四套。”

“啥?”李晓卉脸色更惊:“租四套?你租四套做什么?”

“这样……”许长安说道:“反正也到饭点了,李小姐应该没吃晚饭吧?我请你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?”

“李小姐不必推辞,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,而且咱们现在又是邻居,理应好好认识一下。”

李晓卉迟疑了一会,终于点了点头:“好吧,等我回家换套衣服。”

“行,我等你。”

过了十多分钟,李晓卉换了一身得体的连衣裙走了出来。

不得不说,这女人有味道,穿什么都好看。

“美女,请!”

二人一起离开公寓,路上,许长安方才讲起自己组建球队一事。

“功夫球队?”

李晓卉一脸讶然。

“对,将功夫与足球完全地融合在一起,我想,这应该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首创。”

李晓卉心里一动,问道:“功夫与足球真的可以融合到一起?”

“当然可以。首先,最简单的一点,练功夫的人体力都远超一般人。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李晓卉点了点头。

“然后,他们的爆发力也很强,反应、速度、力量都强过别人,你想想,只要将这些优势全面发挥出来,那还不是碾压对手?”

“对啊,你是怎么想出这个点子的?”

“呵呵,我也是无意中认识阿星才想到的。阿星从小习武,同时也很喜欢踢球。

只不过,他没有找到人生的方向,混的有点惨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李晓卉突然想了想来:“对,我想起来了,就那天我在街上不小心踩到香蕉皮,你扶住了我。

之后,那小子上前问我想不想学功夫,就是他吧?”

“对,就是他。他练的是少林大力金刚腿,我与他聊着聊着,便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人,黄金右脚。”

“嗯,我知道这个人,二十年前很出名,只是后来被传踢假球,被人打断了脚,后来就消声匿迹了。”

“是的,他现在也混的很惨,没事在街上捡垃圾。”

“啊?”李晓卉一脸惊讶。

“总之,我就灵光一闪,想到了用功夫踢球的点子。结果与阿星一说,他很高兴。

而且他还有几个师兄弟,也是练武的,我就想着将他们组合到一起,组建一支功夫足球队。”

“这会花很多钱的吧?你还替他们租公寓?”

“没事的。”许长安笑了笑:“花点钱没什么,重要的是我能帮他们完成一个梦想,改变他们的命运,将功夫发挥光大。”

李晓卉笑而不语。

“好吧,除了以上这些,只要成功了,我一样可以赚到钱。”

“这倒是实话。不过这个点子蛮不错,有机会我来采访一下,做一期节目。”

许长安摆了摆手:“先不急,目前队员还没有凑够,等我觉得时机成熟时,再通知你先来看看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吃完饭,又去喝了几杯,回家时已是深夜。

许长安正想叫辆车,李晓卉说道:“散会步吧,反正明天我休息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于是,二人一边散步一边聊着。

当走到一处僻静的街心花园附近时,没想到,居然有两个男子幽灵一般窜了出来。

“不许动,打劫!”

两个家伙恶狠狠挥着手中明显晃的尖刀,看样子应该是老手了。

“啊!”

李晓卉不由尖叫了一声。

“再叫划花你的脸!”对方威胁了一句。

这么一威胁,李晓卉下意识捂了捂脸,还真不敢叫,毕竟,真要毁了她的容貌,她的职业生涯也就完了。

许长安叹了一声,道:“二位兄弟,我今天不想打架,这里有一百块钱,识相的你们拿着赶紧走人。”

“什么?你当老子们是乞丐?”

“臭小子,你敢耍老子?妈的,老子今天办了你的妞。”

左边那个高个子大步上前走向李晓卉。

“啊!”

李晓卉再次尖叫了一声,下意识躲向许长安身后。

“放心,有我在!”

李晓卉只感觉身体一轻,差点跌倒在地。

接着,又听到“砰砰”两声,以及两声惨叫。

什么情况?

李晓卉愣了愣,就这么一转眼的工夫,那两个家伙便倒地不起了?

愣了一会,赶紧摸出电话报了警。

打完电话,忍不住冲着许长安道:“没想到你的身手这么好,我都没有反应过来,你就把他俩给打倒了。”

“呵呵,我组建的是功夫足球队,我自然也懂一些功夫的。”

“我以前以为功夫只是表演的,没想到真的这么厉害。”

“你想学吗?我教你啊。”

“我真的可以学?”

“当然……”

二人凝视着,李晓卉的脸慢慢红了,有些羞涩地低下头。

……

    -->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