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幻想 将军,夫人喊你种田了

408 兄妹行动(三更)

  

  秦沧阑五指一握,握住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司空云担忧地问。

“刚刚像是突然失去了知觉……”

秦沧阑皱了皱眉,不甚在意地摆摆手,“应该是痛风发作了,之前也出现过几次,每次手腕都很疼,这次不疼了,看来还是有极大好转的。”

司空云看了他一眼,眸子里的担忧并未散去。

傍晚时分。

苏璃吃了一顿寡淡无味的斋饭后,便躺在硬邦邦的床铺上。

“唉,好不容易从郭家出来,还当有多逍遥自在,又被关在了这个鸡不下蛋、鸟不拉屎的别庄里。”

咚咚咚。

门外响起叩门声。

“谁呀?”苏璃没好气地问。

屋外没有应答。

苏璃古怪地蹙了蹙眉,翻身下床,走过去打开房门一瞧。

人影不见半个,倒是门口的地上多了个红彤彤的野果子。

他将野果子拿起来,掰开。

果核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折叠的纸条。

他四下看了看,确定没人发现,忙将纸条拿了进来。

“白莲教的?刺激呀!”

待到夜幕彻底降临,苏璃换上夜行衣,悄无声息地出了别庄。

回到自己屋的秦沧阑瞥了眼头顶,那儿有轻微的瓦片被踩过的动静,他冷冷一哼:“臭小子,也不知道轻点儿!”

寺庙的防范是很严密的。

景弈抱着长剑,坐在门口高高的树枝上。

黑影明目张胆地打他面前掠过,他纹丝未动,仿若不曾察觉。

苏璃一路施展轻功进了寺庙。

他避开了巡逻的侍卫,潜入太后与太皇太后暂住的别院。

萧独邺与萧重华、萧舜阳刚从山下上来。

萧独邺步子一顿,回头望向院子:“方才有一道人影闪过,你们看见了吗?”

萧重华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大哥怕是看错了吧?哪里有什么人影?”

“真的!”萧独邺正色道,“嗖的一下过去了!二弟,你说呢?”

他看向另一边的萧舜阳。

萧舜阳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某间禅房。

“二弟,二弟!”萧独邺摇了摇他肩膀。

萧舜阳收回目光,怔了怔,说道:“大哥怎么了?”

萧独邺皱眉道:“我问伱刚刚有没有看见一道黑影?你想什么那么出神?”

萧重华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这还用说?二哥一定是担心皇祖母,皇祖母大病初愈,今日又自己爬上山来,方才我们去请安时,她老人家的脸色都不大好,是吧,二哥?”

萧舜阳说道:“是。”

“我还是去看看,万一……”萧独邺被冷落良久,着急立功。

萧重华道:“大哥,景弈在门口守着,他不会放任何可疑之人进来的。何况,皇祖母与太皇太后已歇下,你再冒然进去打搅她们,我怕父皇怪罪下来,大哥又得被禁足。”

这话成功踩中了萧独邺的痛处,萧独邺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郁闷地走掉了。

萧重华看向萧舜阳道:“二哥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

萧舜阳笑了笑:“二哥许久没和你叙旧了,去你那边坐坐。”

“二殿下,三殿下!”

一个小太监匆忙走来,恭敬地行了一礼,“二皇子妃身子有些不适。”

萧重华善解人意地说道:“二哥先去陪二嫂,我们改日再叙。”

……

苏小小已经躺下了,苏璃撬掉她门栓,一闪而入。

一根棒子飞过来,苏璃虎躯一震,一个侧步避开,并抬手抓住了棒子。

“你杀人呢!”

他低斥,反手合上房门,“是我!”

“知道是你。”苏小小盘腿坐起身来。

苏璃脸色一沉:“那你还——”

苏小小道:“试试你身手。”

苏璃翻了个白眼:“无聊。”

他用余光瞥了眼苏小小,见她衣着整齐,这才放心走过去,将手里的纸条往她面前一递:“给。”

“有消息了?”

“刚收到的,有人敲门,我去开门,人没了,地上放着一个果子,果子里夹着一张纸条。”

他说着在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。

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四篮子新鲜瓜果,他的眸子一下子瞪大了。

“不是吧,你哪儿来这么多果子?”

别庄也分了些果子的,只可惜又青又小,还没几个。

他尝了一个:“好甜呀!”

住在山上也太爽了吧,居然有这么甜的果子吃!

他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。

苏小小展开纸条。

这回白莲教倒是没玩暗号,直截了当地写了时间与地点。

苏小小问道:“你说,是有人敲你的门?”

“是啊。”苏璃道。

苏小小沉思道:“看来,除了郭桓之外,此次随行的队伍里,还有别的白莲教信徒。”

苏璃啃果子的动作一顿:“不是吧?”

苏小小道:“如果是外人潜入,早被秦沧阑发现了。”

苏璃唔了一声:“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。”

他姑祖父很厉害的,绝对没有刺客能在他姑祖父的眼皮子底下嚣张。

苏小小道:“走,去约定的地点瞧瞧。”

苏璃纳闷道:“不是子时吗?这会儿还早呢!”

苏小小从包袱里取出一套夜行衣:“早点去才能守株待兔,万一他又给你留张纸条怎么办?”

苏璃皱眉:“他有病啊?”

苏小小套上夜行衣:“不然他干嘛不在别庄和你见面?一定是他不想让你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“行吧行吧。”苏璃嘴里叼了个果子,又往怀里抓了几个,连吃带揣的,也是没谁了。

月黑风高,寺庙陷入沉睡。

白羲和身子一抖,低呼一声坐起身来。

趴在桌上值夜的小宫女被惊醒:“太皇太后,您怎么了?”

白羲和冷汗直冒,她望了望树影婆娑的窗子:“是不是有人?”

小宫女推开窗子瞧了瞧:“没人啊。”

小允子提着油灯入内:“太皇太后,您又做噩梦了吗?”

白羲和深呼吸,惨白着脸点了点头。

小允子对小宫女道:“去小厨房熬点粥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小宫女去了。

小允子把油灯放下,给白羲和倒了一杯凉茶:“喝口茶压压惊。”

白羲和接过杯子,轻轻喝了一小口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小允子道:“三个时辰,您要再睡会儿吗?您没吃晚饭,肚子饿不饿?一会儿粥熬好了奴才叫您。”

白羲和摇摇头:“我不饿,也不想睡,你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(本章完)

    -->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